看不见的厨房

作为人妻和人母的我,除了结婚头半年与家里厨房稍有交流外,生了小孩后因为公私两忙,彷彿与镬铲和饭煲绝了交。对于煮食一窍不通的我,上星期吃了一顿与我相映成趣的晚饭。这顿晚饭是由一位盲人朋友Shirley为我们炮製的,无错,是由一位全失明朋友落手落脚煮给我们吃的晚餐。教我这个健视却不谙厨艺的人,情何以堪?
 

Shirley为了预备这餐饭,当天一大清早便到心光盲人学校的家政室準备。心光盲人学校是Shirley的第二个家,她是这里的项目经理,专门帮助青年视障朋友找寻合适工作。Shirley曾经也看过这世界色彩缤纷的一面,直到她14岁那年,突然患上了视网膜色素病变,视力瞬间在1年内消失了,现在的她只能看到光与暗。面对人生巨变,但路还是要走下去,失去视力,却没有失去毅力,Shirley继续努力在主流学校读书,考入了香港大学文学院,之后再修读社工硕士课程。


话说回这顿饭,我们眼中看似不太複杂的菜式,对Shirley来说都是一个考验。「好似呢个手拍青瓜,对我嚟讲真係好难。同切嘢唔同,你可以用一只手去摸到食物的位置,落到刀,拍嘢真係凭感觉,每一下拍落去我都好紧张。」、「煎嘢对我来讲都好大挑战,因为我睇唔到,好难翻到食物,所以成日会出现一面燶咗,一面未太熟,哈哈!」Shirley与我们聊天时总是笑容满面,但其实单凭我当晚与她相处的几个小时,已经看到她在这看不见的厨房中碰碰撞撞,也被热食「辣」亲手。「冇事冇事!」总是挂在她的嘴边,这句话是她给别人的定心丸,也是她给自己的强心针,我也相信她往后的人生道路也会如她所说:「冇事冇事!」。 
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