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保员的心酸感叹:跟狗有关的事好解决,真正棘手的都是「人」的

记者 黄靖雅/报导

随着动保案件越来越受民众重视,大众对「动保员」这个角色也开始有高度期待,相对的,质疑似乎也随之增加。不少有和动保员亲身交涉经验的民众,会在网路上痛斥动保员总抱着「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」的公务员心态,但动保员也常遭民众指责太「多管闲事」。动保员的权责範围究竟是什幺?或许,太多批评是出自我们对动保员的认识不够。

「动保员」的正式名称其实是「动物保护检查员」,但大众常把「动物照护员」、「动物管制员」、「动保警察」和「动保检查员」搞混;动保警察其实就是警察,隶属警政系统,平常勤务内容和一般警察无异,当有虐杀动物案件发生时,动保警察才可能加入侦办;而动物照护员,指的是在收容所内照顾犬猫的人员;动物管制员,就是我们常看到的捕犬队员,通常是资源比较丰富的县市,才设有这个职务。

动物保护检查员则负责处理所有由外界检举、通报、陈情的动保案件,调查完毕后,动保检查员还须向检举人回覆调查结果。这些案件的案由包山包海,从虐待、弃养、宠物业者稽查,都归动保检查员负责,绝大多数案件都牵涉到「人」之间的冲突,为了真正解决动物所面临的危机,动保检查员多半还须跳下海,扮演「公亲」的角色,为民众调解。由于站在面对民众的第一线,动保检查员也肩负着教育饲主的重责大任。

动保员的心酸感叹:跟狗有关的事好解决,真正棘手的都是「人」的
破获非法繁殖场更需要长时间的布线、蒐证、等待时机。示意图,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/提供│台湾动物新闻网

除了案由错综複杂,动保员要处理的案件量也很惊人。据行政院农委会统计,2014年度,全国共有75262件陈情检举案,而全国的动保检查员人数仅114人,也就是说,平均一位动保检查员一年约需处理660起动保案件,再除以264个工作天,我们会发现,一位动保检查员平均一天竟须解决2.5起案件。

大多数民众不知道的是,如果以「公务员心态」来抨击动保检查员办事不够有效率,你很可能正踩到他的痛处,因为114个动保员中,有51人是一年一聘的约聘人员,不享任何公务员的薪资和福利。正因工作没保障、压力大、待遇称不上好,动保检查员的流动率其实非常高。

现正担任动保检查员的吴小姐表示,「我们这些约聘的动保检查员,想法一开始都很单纯:动物有困难我们就去救牠。」但她后来渐渐发现,在实务上,只跟狗有关的事,反而是最容易解决的,真正棘手的,都是「人」所产生的问题,「因此我们必须熟读动保法,才能保护动物,同时也保护我们自己」。

动保员的心酸感叹:跟狗有关的事好解决,真正棘手的都是「人」的动保检查员为疑似非法繁殖的犬只扫瞄晶片。李娉婷/摄│台湾动物新闻网

众所周知,在没有搜索票的情况下,连警察都不能随便搜索民宅,动保检查员自然更是如此。吴小姐表示,最常遇到的情况就是民众通报某户民宅里有狗凄厉吠叫,认为屋主虐狗,要求动保机关派员前往救狗,但动保检查员无权破门而入,一定要按电铃,等屋主来开门,才能入内查缉,这是法律的规範,跟效率无关。

动保机关没有强大的后援,缺乏充分公权力的动保检查员,更是如同一座孤岛,不只查案要靠自己,法律责任也常要自己扛。吴小姐坦言,确实有同僚只把「动物保护检查员」当成一份工作,但充满使命感努力认真的人还是不少。像吴小姐这样的临时人员,在工作中,常感到力不从心,但她表示,比起和民众、长官间的冲突,这幺多年下来,饲主对宠物的无情,才最令她心灰意冷。

动保员的心酸感叹:跟狗有关的事好解决,真正棘手的都是「人」的有许多狠心的饲主,会带着狗儿直接到收容所弃养。示意图,李娉婷/摄│台湾动物新闻网

过去,她曾遇过一对老夫妻到收容所,弃养他们年老的马尔济斯,而且坚持要所方立刻帮狗安乐死,她和兽医好话、歹话说尽,都无法动摇老夫妻的决定,最后兽医告诉饲主,要帮狗做安乐可以,但为避免争议,要求饲主必须全程在外面观看,「兽医用最没有痛苦的方式,为那只狗狗安乐后,那个老妇人居然突然发狂,在收容所里大吵大闹,骂我们全部都是魔鬼。」

害死狗的是执行安乐的兽医吗?不,真正的魔鬼是弃养牠的饲主。吴小姐说,以前觉得养狗的人,一定都是有爱心的人,担任动物保护检查员的这几年,反让她大大改观。真心爱护动物的她,曾因此痛苦徬徨,在前辈的开导下,才慢慢不再给自己太大的压力,凡事只求尽力、无愧于心。

另一位曾任动保检查员数月,即带着深深失望离职的动保检查员也告诉我们,动保检查员同时要面对来自民众和长官的压力,在查案时,经常须低声下气的请求饲主配合,效率怎幺可能会好?他无奈的说,「不只民众讨厌依法行政这句话,其实我们也很讨厌哪!」


上一篇: 下一篇: